历史咨询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古建修缮行当人才青黄不接,年轻人为何不爱修古建?_

发布日期:2020-06-15 05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北京古建修缮现场,工人正在做油饰。(资料图)记者 邓伟摄

记者 赵莹莹

“沥粉”画圆,从起到收,一气呵成,线条流畅饱满,且只有一个接头。这是非遗传承人李燕肇擅长的“反腕子沥天花圆箍子”绝活。然而,这套绝活,近10年来,他再没找到一位传人。从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到《遇见天坛》,近两年民间着实兴起了一股“文物热”。然而,这股热潮却没能带动从业热,“过了三十不学艺”,古建修缮技艺传承断档正日益临近。

一手绝活几成单传

“别让老技艺成单传!”谈起传承,古建油漆彩绘非遗传承人李燕肇忧从中来。不满20岁就进入古建修缮行业的李燕肇,从学徒工算起,从业已整整37年。年轻时,他怕的是手上的彩绘功夫不够好,活干得不够漂亮,给师傅丢脸。如今,离退休越来越近,他最常想的一件事是:技艺再传给谁?“1998年我收了一位徒弟,如今他都从小伙子变成中年人了,还没徒弟呢。”

1977年生的江永良就是李燕肇的徒弟。从小爱画画的他,机遇巧合下见着李燕肇画苏式彩绘,便主动拜师入了门。20余年的摸爬滚打,江永良如今已独当一面,也开始考虑技艺传承,传给谁却成了难题。“5年前还有学生想来拜师,当时我担心自己教不好没答应。这5年,再没年轻人主动上过门。”

在古建修缮行业,招徒难成了匠人的揪心事。油饰大师、非遗传承人李海先6年来没招过新徒弟,几位徒弟基本都是2000年前后入的师门。彩绘传承人张民光的两位徒弟也招收于上世纪末,“这两年国家重视传承,但还是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干。”

“古建修缮行业如今有两少,一是有情怀、有绝活的老师傅越来越少,二是愿意加入学技艺的年轻人越来越少。传承难已是不容忽视的现实。”北京城建园林古建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辉坚说。

上一篇:新时尚:乳房应自然+健康_39健康网_女性

下一篇:没有了

Power by DedeCms